富二代官网app

防盗购买比例50%, 4时后显示

江虹飞:………………

他的第一反应是, 大神不愧是大神,这么能耐,不仅吸粉能力是第一流的, 招黑能力也是第一流的, 这才多少天啊,竟然都有极端黑粉了, 失敬失敬。

第二反应是,没事, 就放他出去吧, 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反正撞上黑粉, 自己要担心的也不是孔宣大神的安危, 反而是黑粉的生命安, 五色神光一出,谁人敢与大神争锋?

但不管他的心理活动多丰富,却还是安慰联络员道:“放心,我一定不会让孔宣出门的。”

肯德基方这才放下心来, 千叮咛万嘱咐让江虹飞做好安保工作。

孔宣和江虹飞不在一个房间,但是凭借准圣的听力, 想要知道江虹飞正在打电话还不是一件小事?虽然他没有多在意电话另一头的内容,通过从经纪人口中吐出的只言片语也足够他知道海报出了问题。

这还了得!孔宣头上的红毛一下子竖了起来, 当他心情不好的时候, 红色挑染总会有所反应, 明明昨天他还副武装戴帽子口罩出门,就为了瞻仰自己海报上的英姿,也满意地看见周围人类驻足不前盯着海报的痴迷眼神,这一切一切都能满足孔宣的虚荣心。

更不要说他昨天晚上偷偷变回原型站在镜子前,发现自己的羽毛果然更加闪亮了,人类的信仰之力源源不断地传递到他身上,让他一天比一天更好看。

所以,当他的信仰之源出问题时,你让孔宣怎么不在意?

他都不掩饰自己听见了江虹飞的话,走到他面前道:“海报出什么问题了?”

看见孔宣眼角隐隐凝聚着怒气,江虹飞感到头疼,虽然他不担心这位大神被粉丝伤害,但是现在他最担心的却是自己的人身安,他一点都不想知道什么叫做准圣的怒火。

mio公园秋风里显纯真

江虹飞斟酌再三道:“大神你听了要冷静,千万不要冲出去用五色神光刷人。”

“你的海报,就在今天夜里,都被撕了,现在还没有找到国各地的作案人究竟是谁,有什么目的。”

让江虹飞想不到的是,孔宣不仅没有勃然大怒,相反,原本堆积在脸上的不爽之情竟然烟消云散,他嘟囔道:“什么啊,原来是这种小事。”

他意外地宽宏大量,甚至同江虹飞宣布道:“我早就猜到会有这一幕了,没想到会发生得这么快。”

江虹飞心说我都没有猜到你怎么就猜到的,但嘴上还是虚心求教道:“那大神你看是因为什么原因?”

孔宣道:“当然是因为本座长得太好看,那些粉丝才会趁人不备将海报撕下来带回家日日瞻仰,难道还会有第二个原因?”他说到这里还有些不满,“我昨天就觉得地铁站的海报一点防护都没有,迟早要被人扯光,你跟他们提提,也给我的海报弄个玻璃框裱起来,这样才能减少损伤。”

江虹飞:………………

他乖巧道:“好的大神,明白了大神。”

但是心中却在拼命咆哮道:你TM在扯淡啥?

等到晚间直播开通,又是另一番景象,原本孔宣的粉丝们正在他的微博底下搭话题高楼,等到直播间打开,便与孔宣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

“666666666666,孔宣小哥哥真的是搞了一个大事情,我昨天晚上路过肯德基时都傻了。”

“还好没有去抢银行,我连保释金都准备好了(汗)”

“wuli孔宣也是牛逼,第一次看见主播可以上肯德基海报的。”

“说起来你们就没人发现今天海报都不见了吗……”

孔宣看见屏幕上的话,也随口问道:“说到国的海报都不见了,讲实话,是不是你们干的?”他说得有鼻子有眼,“就算是极端粉丝也不可能遍布国吧,我猜肯定是你们垂涎本座的美色,偷偷把海报撕下来带回家瞻仰,对不对?”

屏幕上闪过一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网友都表示,小哥哥你长得这么好看,说什么都是对的。

然而这只是大多数,在哈哈哈哈哈哈中,有几条零散的忏悔弹幕格外明显。

“对不起孔宣小哥哥,你说对了orz。”

“我真的就一下子没管住自己的手。”

孔宣看到了这几条弹幕,其他网友也看到了,多少人在屏幕后一下子变成doge脸,他们的想法在这一瞬间惊人地同步了。

这也成?

江虹飞也看见了粉丝的忏悔。

他本人责任心挺强,就算做得工作再不尽如人意都会做好他的分内事,更不要说他其实还蛮喜欢当经纪人的,而孔宣又是个前途无量的香饽饽,每一次孔宣做直播,他都会在同一房间用移动设备看,就怕突然出什么问题,他也能帮孔宣解决一二,金牌助理都没有他这么细心。

他看见弹幕时目瞪口呆,脑海中想起孔宣之前同他说的话,难不成又被孔宣大神说中了?

还没等他思考出个所以然来,被他调成震动模式的手机响了,一看是肯德基方的电话,立马出门接听,还小心翼翼地将门合上,就怕自己的声音影响到孔宣直播。

同他说话的人还是上午的人,但语气中再也不复当时的惶恐,江虹飞听见对方出声就将一半心放回原位,听他这么说话,事情肯定解决了。

接线员道:“撕海报的人我们调查出来了,不是黑粉,也不是有计划的diss行动,他们甚至也不知道有人和他们做了同样的事。”

江虹飞问道:“那为什么撕海报?”

接线员道:“因为孔宣太帅了,他们被男色迷花了眼。”

江虹飞:………………

还真是这原因啊!

在撕海报狂潮过去后,发现了新商机的肯德基方推出了价值88的孔宣套餐,买一次套餐就送一张海报,这一系列一共有四张海报,套餐送海报都是随机的,想要集齐,最少要吃四次。

他们的行为当然是经过了江虹飞和孔宣的同意,为此肯德基又追加了一大笔费用,而海报则从上次拍摄的千张照片中挑选合成,孔宣甚至不用再跑到上海补拍。

即使付了高额报酬,百胜集团依旧赚了个盆满钵盈,一个月内海报加印无数次。

至此一战,百胜集团的高层终于看清了孔宣的价值,恨不得将他当作招财童子供奉起来,二期约隔几天就被送到江虹飞手上,还委婉地表述了他们希望尽快拍广告的诉求。

江虹飞思考一下,也犯难了,他很确定孔宣已经在种花国有了相当热度,是时候给他配一名助理负责生活起居了,光是他一个人,最近已经有些手忙脚乱,如果工作进一步增多,江虹飞无法确定自己能够把孔宣照顾得很好。

说起来,既然发了一笔意外之财,是不是要再装修一个房间,他们两个大男人挤在一起也不是个事啊。

孔宣看见江虹飞在游神,便问道:“你在想什么啊?”

江虹飞说了最重要的:“我在想是时候帮你招个助理了。”

孔宣听见他的话,不免有些得意:“我上次让你顺便帮我招个助理,你说没有必要,现在急了吧,事实证明,听本座的话是不会有错的。”

江虹飞承认了自己的错误:“我下次一定听大神的。”但他还是止不住地发愁,考虑到孔宣的身份,给他招助理真是难事,一般明星只担心助理爆黑料,他这已经不仅仅是黑料了,真爆出来招来的不是娱记而是国安局啊!

然而孔宣的下一句话却让江虹飞将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你不用烦,助理我已经找好了。”

他道:“是一个熟悉的,知根底的,绝对不会泄露我身份的助理。”

江虹飞早就知道孔宣是天界太子爷,对他能招来人并不奇怪,听他描述,来得一定是仙界之人,这让江虹飞有点好奇。

他道:“来的是谁啊。”

孔宣神秘道:“我就算跟你说了你都不一定认识,不过是个无名小辈。”

然而,真正等到助理下凡的那一天,江虹飞别说是笑脸相迎,他的面部肌肉都僵硬了。

带着中华细犬的儒雅男子对江虹飞作揖道:“在下杨戬,是元凤老师给孔道君派来的助理,请问阁下可是江虹飞。”

江虹飞:“……我是。”

他头晕眼花,忍不住怀疑自己早就扭曲到不知道哪个次元的人生。

这就是你口中的无名小辈???

他都要冲着孔宣咆哮了,把二郎神搞下凡给你当助理,皮一下很有趣吗,大神??!!

热心工作人员的表情变得非常奇怪,心说长成这样还当助理?真是暴殄天物。

但杨戬干的真的是助理活,而且他还很有能力,孔宣的几大袋子行头被他抬起来轻轻松松,端茶送水等等更是不在话下,除此之外,在片场其他人忙碌时还会搭一把手,没过几小时就收割了一波工作人员的好感度。

江虹飞看杨戬这么快就与当地人打成一片,心说二郎神的亲和力还真不是盖的,与二郎真君庙里睁三只眼睛的威严神明一点都不一样。

不过,就算是他的塑像十分威严,拜他的人还是很多,其神名在种花国的流传范围也非常之广,除了西游记宝莲灯加成之外,与神明自身的亲和程度应该也有关系。

江虹飞发现杨戬适应良好,就将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在孔宣身上,他刚才被领走做造型了,和上次拍摄海报不同,这次是拍摄短广告,换一套衣服上点淡妆是远远不够的,孔宣的打扮要根据肯德基方的台本走,几分钟前,工作人员将台本给了江虹飞,内容不多,是一则典型的肯德基广告式的玄幻故事。

大意就是“普通”大学生孔宣来肯德基点餐,买了他们吮指原味鸡,在咬下一口之中,满头黑发多了一抹红一抹绿的挑染,然后顺便变成大明星走上舞台的故事。

快餐公司的广告一向没有逻辑可言,观众也不太在乎广告剧情,只要足够突出代言明星的颜以及他代言的产品就足够了。

江虹飞担心的倒不是弱智剧情,他看完台本之后发现了一个问题,如果第一幕里出现的孔宣是一头黑发的话,那岂不是代表他需要先把头发染黑?想到这,江虹飞就露出了忧心忡忡的表情,要是他没记错的话,孔宣的挑染,其实并不是真的挑染,而是绚烂尾羽化为人形后的体现,孔宣那么宝贝自己的羽毛,会让发型师动吗?

化妆间的门忽然开了一条缝,孔宣的头从门缝中探出来,凶巴巴道:“江虹飞,快过来。”

江虹飞看看周围,还好,没人关注他们,随后拿出百米冲刺的速度,一溜烟冲进房间,轻手轻脚地把门关上了。

江虹飞压低声音道:“怎么了?”

孔宣满脸不高兴:“他们要动我的头发!”

在孔宣身后站了一名被定格住完不在状态的化妆师,她的眼神痴呆,面无表情,让江虹飞非常惶恐。

“你把她打傻了?”

孔宣抗议道:“怎么可能!我只是把她定住了,只要解咒,她就能自由活动,都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对神仙来说,这是基础咒术,毕竟他们总有这样那样的原因在人间界行走,却不愿意被人类发现他们的身份。

江虹飞这才松了一口气道:“所以,因为她要动你的头发,所以你才把她定住了?”

孔宣高高昂起头颅道:“没错。”他忍不住指责道,“人类真是太变态了,不知道孔雀的尾羽就跟狮子的屁股一样摸不得吗,这可是我身上下最闪亮的部位,她不仅摸了,还要给我染色,要是破坏了我羽毛的柔顺度怎么办?”

江虹飞无奈道:“但她不知道大神你是孔雀啊,你总不能在她面前变回原型告诉她你是孔雀吧?”

孔宣用非常危险的眼神盯着江虹飞看:“你竟然要我在人类变回原型?好大的胆子!说你有何居心,是不是上一次……”

江虹飞连忙道:“不是不是,我就打一个比方,所以她准备把大神你的头发染成什么颜色?”他赶快岔开话题。

孔宣不情不愿道:“黑色。”他嘟囔着,“黑色哪里有我现在的头发颜色好看,人类真是太没有眼光了!”

江虹飞在心里吐槽道:就你那五颜六色的头发,除非有神级颜值,否则谁都顶不住吧。

但面子上,他还得对着孔宣循循善诱道:“话不是这样说,大神你看过台本吧?”

孔宣点点头。

江虹飞道:“他们让你染黑发,就是因为知道你原本的发色更漂亮,你看台本上说了,你黑发时的定位是普通学生,但是一恢复原本的发色就变成大明星了,这不是很明显觉得你原本的发色比黑发好看吗?人类还是挺有审美的。”

但孔宣还是不高兴,他指着自己的脸道:“就算是头发颜色变了,我这张脸哪里普通了!”他对自己的颜值可以说是非常自信。

不管怎么样,孔宣还是勉强接受了江虹飞给出的理由,打一个响指,他的头发就变成黑色了,他虽然不像孙悟空那样可以使用七十二变,不过改变自己头发的颜色,还不是小事一桩。

江虹飞悄悄出去了,他们刚才说好了,等到他一出门,孔宣就把定住化妆师的术解开。

出门以后他就寻找杨戬,想要嘱咐杨戬一些助理应该知道的事,还有就是确定孔宣使用的小技巧确实不会对化妆师造成伤害。

但等江虹飞找到杨戬的时候,却发现他被一群人所包围,都是工作人员,场务或者灯光师什么的,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善意的笑容,高大的青年站在他们中间,俨然一副万人迷的姿态。

江虹飞不得不深入人群,将杨戬扒拉出来,期间周围的工作人员还对江虹飞感叹,说他真是找了一个好小伙。

有大妈拉着杨戬的胳膊恋恋不舍,试图问出他的祖宗十八代,一边问一边说像他这样好模样又好心的小伙,怎么到现在还没有成家立业呢,她远方亲戚家有个大姑娘,年方23,长得那是盘靓条顺,就差一个男朋友……

江虹飞忍不住汗颜,心说大妈你远方亲戚的女儿长得再好看都没用,她和二郎神种族都不一样。

他将杨戬拉到一边,以尽量温和的语气问道:“你刚才做什么了?”他才离开多久啊,竟然就这么受欢迎,不愧是香火旺盛的神明,放在人堆里都是万人迷。

杨戬微笑道:“没错什么,只是帮张师傅调了一下脚架,帮王小姐搬了三摞台词本,还有传授张大妈养狗经验……”

江虹飞头疼道:“停停停,我知道了。”长得帅亲和度又高,还十分乐于助人,不招人喜欢才是怪事吧,特别是在上了年纪的大叔大妈心中,杨戬简直就是金龟婿的代名词,是否多金虽然没有打听出来,但看小伙子一身气度,绝对不像是普通家庭出来的,相当抢手。

他身为经纪人的脑子却已经活络起来,杨戬给孔宣当助理并不靠谱,江虹飞之前也曾经同他谈过,问杨戬对当明星有没有什么别的看法,结果是身为拥有众多信徒的二郎神,他并不讨厌将自己展现在公众的视线下,对他来说,回应信徒的愿望就是日常工作,当明星在他眼中只是另外一种回应愿望的方式。

江虹飞的意思是,让他先跟着孔宣接触一点非主流娱乐圈内的工作,看看杨戬有没有什么喜欢的,好让他做后期方案,当然更重要的是,他得在这段时间内熟悉现代社会,没有常识,无论做什么都是白搭。

江虹飞道:“刚才孔宣大神将化妆师定住了,这术法有没有后遗症?”

杨戬回答道:“当然没有。”他的好奇心也如同小草一样从岩石缝中探出头来,“孔道君是为什么把化妆师给定住了?”

江虹飞无奈道:“因为化妆师想给他染头发。”

杨戬笑道:“原来如此,你是不知道,孔道君可宝贝他的尾羽了,上一个不小心破坏他尾羽的精怪毛都被五色神光给刷光了,更不要说他到人间界做明星,就是为了让他的羽毛更加有光泽。”

江虹飞大惊道:“还有这回事?!”

杨戬卖孔宣卖得十分顺手:“没错,大约在一年前,孔道君发现信仰缺失让他的羽毛不再富有光泽,又听说来人间当明星可以很快收集信仰,所以才把这项目从帝俊手中截了过去。”

江虹飞:………………

这理由,真的是非常孔宣呢!

怪不得说孔雀的屁股,不,尾羽摸不得,为了恢复羽毛的光泽度特意下凡,孔宣可以说是非常拼命了。

过了10分钟,换好衣服化好妆的孔宣从房间里出来,就看见江虹飞用奇怪的眼神盯着他看。

孔宣凶巴巴道:“你干嘛!”

江虹飞立刻道:“没什么。”

他就有点可惜,上次孔宣变成原型时,他应该多看两眼的,那可是与公司等价的金贵羽毛啊!

她坐在椅子上,伸手在屏幕上点点点,心里想,今天看什么?威风堂堂的剪辑,王大锤的吐槽精髓,还是1分钟看懂小电影?

要不干脆看看直播区有什么人在直播吧,吃饭的时候看帅哥妹子唱歌跳舞好像也挺享受的。

一边想,她的手指一边点开了直播区视频,然而网页一切换,她的眼皮子就跳动一下。

“47万,开什么玩笑?”

直播区现在正在直播,置顶排第一的视频显示有47万人同步观看,而且这数字还在不断上升。

张丽丽当时就挺不高兴的,晋江能成国最大的视频网站,自然有其过人之处,与那些动辄100万200万人观看的直播平台不一样,晋江的直播平台数据不允许造假,如果找人买了水军,后台一查就能查出来,封掉直播间是绝对跑不了的,所以,各位大神主播的数据一般维持在5到7万之间,而且还一定是在平台上已经打响名气的。

之前有个爆红的小鲜肉在晋江上开直播,观看者是48万,这几乎已经是人数巅峰,现在竟然冒出来一个47万人观看的直播间,实在是太假。

张丽丽才嗤笑一声,就发现这直播间的人已经变成49万了。

靠,这么猖狂!

“什么47万?”她室友听见张丽丽爆粗口,回头问道。

张丽丽道:“就一个从来没有听过名字的主播在晋江搞直播,有40多万人观看。”

室友道:“晋江?怎么可能,上次那个xxx直播不也就四十几万吗?”

张丽丽翻了个白眼:“是啊,肯定是假的。”

室友道:“什么内容?”

张丽丽看一眼道:“靠,太假了吧,竟然是吃播。”

室友表情都变了,定格在想笑却笑不出来,她头凑近张丽丽道:“点开看看呗,看谁脸这么大,一个吃播敢买40万人。”

她点开直播间。

张丽丽:“………………”

室友:“………………”

她们两完忘记了刚才的冷嘲热讽,盯着小屏幕中的男人,说不出话来,与其说是目瞪口呆,倒不如说是像喝了迷魂汤,表情特别虚无。

手机中不停传来主播的声音,与他大提琴般华丽声线形成对比的,是干巴巴的内容:“这是我吃的第10碗饭,他们家的米非常好吃。”

屏幕中不断有一排一排的弹幕刷过,如果不是大部分人都沉迷舔屏,没时间打字,肯定连孔宣的脸都看不清。

但也有些人是从一开始就看孔宣的吃播视频的,现在一餐吃完撑到想吐,神智总算是清醒了一点,可以分心发弹幕,顺便给他刷礼物。

[23333333,这句话小哥哥已经说了9遍,他们家的米非常好吃。]

[没关系,就算是说90遍我也会听的,主播的声音可以说是非常好听了。]

[不不不,我不在乎内容,只要有小哥哥的脸就够了!]

诸如此类的言论已经占据评论区,但是比起不断划过的打赏提示,评论只是其中的九牛一毛。

[“我爱小哥哥”:大人这是人家卖肾换来的深水鱼类,请不要辜负人家,天天直播啊~]

[“想变成小哥哥的内裤”投了10颗深水鱼、雷]

看见10颗深水鱼、雷的提示,张丽丽一抖,也不知怎么的,手指抽筋竟然点在火箭炮上。

[“小丽丽最可爱了”:火箭炮恒久远,一颗永流传!]

一颗火箭炮的钱并不多,但是对张丽丽来说却很不同寻常,她从来不会在打赏人上花哪怕一分钱,因为张丽丽觉得,她只要买订阅就足够了,有多余的钱用来打赏不如买一根烤肠。

她的眼睛黏在小哥哥因为吃冒菜而红彤彤的脸颊上,当他张开嘴,将五花肉送进嘴巴时,能看见红色的舌头,以及一小排的白牙齿。

“刺溜——”

宿舍中充斥着吸口水的声音,不知道是因为觉得冒菜好吃,还是单纯因为小哥哥长得太好看而流下口水。

又是一排深水鱼、雷刷屏,中间还间隔着地雷手榴弹潜水炸、弹火箭炮,当然更多的是“想变成筷子上的五花肉”诸如此类的言论。

小哥哥说:“这块肉肥而不腻,绝对是人间美味!”

突然画外音乱入:“这么多人给打赏,你得感谢他们。”

张丽丽想,这声音应该是帮主播拍视频的人,因为距离手机更近,所以这人的声音听起来反而比主播更加清楚。

她一边想,手一边机械地在饭盆里挖,没办法,帅哥虽然语言贫瘠,但是吃饭的样子太幸福,他耳朵脸颊都红彤彤的,饱满的嘴唇上更是沾满了亮晶晶的辣油,头上两簇挑染的毛一跳一跳,似乎表现出主人吃饭时喜悦的心情。

听见画外音的提示,小哥哥暗自嘟囔一句“这么麻烦”,声音不大,但是正在看直播的人绝对能听得清清楚楚。

按理说来,干主播的都会在有人给打赏时念一遍表示感谢,像孔宣这样的态度,是要被观众diss的,然而张丽丽看了一点都不觉得他不识好歹,相反,心还被他的低声抱怨萌得一颤。

他看小哥哥放下筷子,还念念不舍看了碗里的肉一眼,张丽丽在心里咆哮,要什么感谢啊,你让他吃啊,画外音你竟然让他花时间感谢是不是傻!

孔宣看了眼屏幕,发现需要感谢的人太多,就在画外音出现之后,又有许多观众涌入,密密麻麻刷了一大堆地雷火箭炮,就好像钱不是钱似的。

“这么多名字,我一个一个感谢永远也感谢不完啊!”他皱眉头对江虹飞说道,然后非常敷衍地对观众说道,“感谢每一位给我打赏的观众,谢谢大家。”

然后又拿起筷子,开心地吃吃吃,可以说是非常敷衍了。

张丽丽身为给他打赏大军中的一员,在听见来自孔宣的感谢之后,手指点在屏幕上,又是一抖。

[“小丽丽最可爱了”:小手一挥,浅水炸、弹一堆。]

她室友再也忍不了和张丽丽一起看视频,坐回自己的座位上,打开晋江app,她看一眼直播间数字,就一会儿的功夫,观众已经上升到61万了。

她室友嚷嚷道:“我也要给小哥哥打赏,我也要他感谢我!”

即使是一个群发的敷衍感谢也行啊,光是听见就已经非常满足了好吗?

如果是平时,张丽丽肯定首当其中送给室友一个鄙视的眼神,她们宿舍四个人,就数她旁边这位最花痴,在地铁站看见明星海报都走不动路,一定要合照一张才愿意接着往前走,宿舍墙上更是贴了不知道多少流量小生的海报。

她属于很愿意花钱买明星周边的那种大学女生。

张丽丽不太能理解在明星身上花钱是个什么操作,反正给他花再多钱对方也不能记住你,何必呢?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她也绝对不会多说一个字。

但今天,她算是明白到了,想要给明星花钱是个什么操作。

她持勺子的另一只手往大碗底挖,发出“哐当”一声脆响,酸奶拌牛油果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被她吃完了,但小哥哥的视频还没有结束,发誓要和孔宣一起吃到最后一刻的张丽丽又顺理成章从桌子底下拿出被她封存已久的薯片。

明明在开始减肥之后,她再也没有碰过这种高油高热量的膨化食品,今天却破戒了。

但张丽丽却一点感觉都没有,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拆开了什么,就知道要吃吃吃。

#小哥哥吃饭那么幸福,怎么能不和他一起吃吃吃呢#

在吃了8份冒菜22碗米饭之后,孔宣满意地放下了筷子。

他看了眼拿着手机不断给自己打眼色的江虹飞,终于想起了对方一开始打得招呼,江虹飞身后,是一脸微笑看孔宣的老板娘,明明已经是40岁的年纪,在看孔宣时,脸上还是带着二八少女才会有的虚幻微笑。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