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司机直播聚盒子软件下载

梦言放肆的笑声响彻整个筑梦铃空间,他一挥手,整个人就飘浮起来,束缚在他身上的婴儿布开始松动,他动了动手指,快速结了个印。

成了。

小姐姐果然没让我失望。

点点乳白色的光华从梦言的身上升腾而起,透过筑梦铃流转到舒绿的身体上。

天地间肉眼看不见的灵气朝舒绿汇聚。

她的身体微微痉挛着,却因为神魂固守识海,暂时感受不到。

第一次修炼,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

舒绿用神识能量筑成了个坚实稳定的堡垒后,就退出了修炼。

剧烈的疼痛感毫无预兆地传来,这感觉就像在她修炼的期间内,十个人围着她暴揍一样。

她无力地靠在枕头上,等待疼痛减退。

视线渐渐恢复清明,这才看到一个穿着白裤子的人就站在床边。

她抬起头来,就看到了巡房小护士那张难以言说的纠结脸。

成熟女神雪地草堆里红色连衣裙魅力无限

舒绿抽了抽鼻子:“……”

她撩开被子,满眼的污垢,有些尴尬地用被子蒙住了脑袋。

额头上传来黏黏糊糊的感觉,她抬起被子一看,一坨厚厚的污垢黏在了被子上。

这床被子彻底不能用了。

小护士默默地往自己耳朵上再挂了一个口罩,手脚麻利地给舒绿换空掉的输液瓶。

她忍了忍,忍了又忍,终于还是苦口婆心地说:“睡觉不要睡得太死了,你看看你这血回得,而且还尿床。”

舒绿:“……”

这股辣眼睛的臭味真的不是她随床大小便弄出来的啊,这是洗髓啊洗髓。

小护士熟练地拔出针头,用棉签按住了针眼。

“多摁一下,我去找人来清理。”

“小姐姐,我建议你到卫生间躲躲,免得忍受别人异样的目光。”

说得很有道理。

舒绿趿着鞋钻进了卫生间,她关上门的刹那,看到穿蓝色制服的护工阿姨走了进来。

“嚯,这味儿,我的天啊,这是便秘了三天,拉床上了么。”

舒绿脸颊烫得难受,对着镜子照了照,看到满身污秽,她的脸更红了。

“小姐姐你打开那个开关,对,往右开,就有热水了。”

热水淋在身上,舒绿只觉神清气爽。

手指滑过身上的肌肤,细腻柔润手感极好。

她凑到镜子前,看到镜中的人还算满意。

这具身体的五官清秀,还算耐看,不过皮肤非常好,奶白色的皮肤泛着盈盈的光泽,她自己都忍不住掐了两下。

“小姐姐你的身体太差啦,一颗梦灵碎片根本达不到预期的洗髓效果,你要是不想早夭,仍需多加努力。”

论破坏气氛,我只服梦言。

“每个梦都会出现梦灵吗?”

“当然不是。稳定到能够承载你进入的梦才会有梦灵,而梦灵碎片则存在于不完整的梦境中,但并不是所有不完整的梦都有梦灵碎片存在。梦境分为很多个等级,最弱的,小姐姐你这种层次根本感受不到,最强的,便可以承载人自由穿梭。”

舒绿有些懵,承载人自由穿梭是什么意思?

梦言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含糊道:“世界上存在数不清的平行时空,有的时间流速相同,空间层次不同;有的空间层次相同,时间流速不同;当然二者都不同的情况也存在,而梦便是其他时空生活情况的映射,梦灵可看作“镜子”,起到的便是协助映射时空的作用,梦灵碎片映射的范围通常比较小,就像刚才,只是一个房间而已。”

“穿梭的话,借用另一个概念来解释就好理解了。比如说我们把刚才那个人看作是定位在这个时空的传送阵,那么梦境中表演妖精打架的那个人,便是定位在另一个时空的传送阵,等小姐姐的力量足够强大,便可以自由穿梭于两个时空了。”

“我需要强大到何种地步才能实现你说的那种时空穿梭?还有,如果实现了穿梭,我可以随身携带什么东西吗?”

“人家还小,不记得那些东西啦。”

舒绿:“……”

“不是每个梦都有梦灵,那我如何才能判断那个梦有没有梦灵呢?”

“问得很好,不过现阶段是无法判断了,什么时候能够再次进入梦境空间,进入什么样的梦境空间,凭运气。刚才那个人的梦境空间中的梦灵等级太低,言言才能判断,其他的真没有办法哦。”

舒绿:“……”

舒服地洗完澡,病床已经被收拾干净了。

接下来一个星期,为了避免再次把床单弄脏,舒绿都盘膝坐在厕所马桶上吸收梦灵碎片。

就如梦言说的那样,这具身体的底子太差,杂质太多,每晚修炼都有不少污垢排出来,不过精神倒是一天比一天好。

这天结束修炼,舒绿洗了个澡,换好衣服,一边擦头一边往外走,却迎面被人抱在了怀里。

毛巾挡住了视线,舒绿也没看清楚是谁,本能地扭住对方的手。

“阿绿你这警惕心也太强了,是我,快松手。”

取下毛巾,透过湿漉漉的头发,舒绿看到那双勾人的桃花眼。

吴航询!

“你来做什么?”

吴航询涎着脸凑到舒绿身边,轻轻揽住了舒绿的腰。

“我是你男朋友,非得要做点儿什么才能来啊。不过……如果你愿意……那当然好啦。”

废话,当然不愿意。

谁愿意让一个九成九新的陌生人动手动脚啊。

舒绿不客气地推开吴航询的手,刚走一步,吴航询就从后面把舒绿圈在了怀里。

舒绿再次逃出吴航询的怀抱,立刻转身,用手抵住好像没有骨头的吴航询。

“有话说话,没话我就要休息了,我还是个病人。”

吴航询一脸受伤,桃花眼中水盈盈的,他贴着墙,忽然往前走了几步,从椅子上拿起一个盒子。

“今天是我生日,你答应过要陪我过的,你不是忘了吧?”

舒绿眨眨眼,如果说真忘了,你会哭吗?

吴航询见舒绿神色有些松动,见缝插针地打开盒子,“你穿上我送你的裙子,一定会成为场最漂亮的女嘉宾。”

舒绿下意识捂住了手臂。

吴航询自以为体贴地揉了揉舒绿的脑袋,道:“别担心,我给你准备了一条丝巾,你就系在手臂上,谁都看不到你的伤口。你先换衣服吧,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