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各种门h合集在线观看

她安静的在一边没有打扰他。

这一场突破很久,但是最后还是以灵气不足告终。

姜空的境界定格在了武者四重天巅峰的层次。

他苏醒之后长叹一声,感到有些惋惜,如果再有一颗紫品丹,说不准就能够重返五重天了。

“怎么回事?”

另一侧,穆婉起身问道。

姜空微微一笑,道:

“正如你所看见的,我其实没有被废,只是我的武道境界下滑了而已。”

穆婉眉宇微微一皱,没有被废,武道境界下滑了?

那么自己这一趟来是否还有必要?

自己前来劝退此人,是因为姜空不能修炼了。

但是现在已经违背了最初衷的意愿。

闭月羞花

她沉思之后,开口了。

“如果可以,我回去可以劝师尊打消不收容你的想法。

而且凭借你现在恢复的武道能力与突出的丹道天赋,我也可以介绍一个好的师尊给你。”

这条件对于一般人来说,那是相当诱人。

要知晓每一次道院给皇城的收徒名额,有多少人会打破头去争夺。

不过姜空却是笑着摆摆手,对着这个冰山美人感谢道:

“谢谢你穆大小姐了,我这个人的骨头和我姑姑一样硬。

我不需要他人施舍,我丢掉的尊严我会亲手夺回来。”

其眸子之中突现一丝狼性,这一丝狼性一直藏在他的心底,令人不寒而栗。

穆婉也是一怔,没有想到眼前的少年身上居然还会流着这样的血。

光是刚刚那一个眼神就让她对其有点肃然起敬。

穆婉的脸上也是第一次露出一丝欣赏的神色。

阅遍苍星道院数千弟子,却没有想到会在道院之外遇见这样值得她说出优秀二字的人。

“那我就在这看着你能不能创造奇迹。”

“你会看见的。”

姜空此刻感受着自己体内恢复的力量,双拳紧紧捏住。

这一双拳头内包含着他的不甘与那积压已久的心底怒意。

穆婉大伤初愈,于是在呆在姜府之中调养生息。

而姜空则是在庭院之中重拾他的银枪开始修行枪法。

他感受着手中银枪的冰冷枪身,之前的回忆一幕幕浮现在心头。

那时候也是一个女人陪着他,她仰慕的目光一直是他的动力。

但是这一切却是镜花水月,最爱的人却对他下手最狠!

姜空拳头紧紧握住手中的枪身,双手猛地举枪挥舞。

枪舞满圆,力沉如山,罡风随身,嘹亮如鹰。

穆婉看着那颤动着的枪头,美眸瞪大,不由惊呼。

“好枪!”

这好枪自然指的不是银枪,而是姜空的枪术。

浑然一体,大气天成!

姜空久久没有说话,没有看她,而是一直盯着那颤动的枪头,许久沉声开口:

“从此以后我还是那个皇城霸枪姜空,以我之枪,横扫同辈一切敌!”

霸气的话在庭院回荡着。

姜空拿着枪练起了熟悉的枪术。

接连突破,唯有用武学才是最好的巩固办法。

现在趁热打铁,自己的武道基础才会如同磐石般坚固。

穆婉看着眼前的少年,其身上的气息变化在风云之间。

姜空像是变成了另一个人,那股稚嫩被稳重与霸道完替代。

接下来的时日里。

姜空每日的苦练,他的境界也越来越稳固。

借助着灵脉丹的帮助,在短短七日之内就连破两重境界,达到了武者六重天巅峰。

如此快的修炼速度简直是匪夷所思。

就算是穆婉都被震撼到了。

能够解释的就是姜空现在的快速修炼基于他曾经达到过这个层次。

不过这个解释也显得有些牵强。

而且除此之外。

这段日子里,姜空炼丹也越来越熟练,甚至炼出了一颗完美的紫品九转的丹药。

只要他再多钻研几幅丹方,到时候绝对能够达到黄阶下等丹师的级别。

不过好景不长。

没多久,霜儿的一份信纸送入他手中打破了这分平静。

姜空面色有点阴沉,他看着手中的信纸,上面写着皇城论武会邀请函,而落款者……

南宫绝!

他抬头算了一下日子,过些日子正好赶上一年一度的皇城天骄论武会。

这是每年道院招弟子前的大会,目的无疑是摸透其他人的底细。

去年和前年,姜空也受到了这样的邀请函。

那时候的他如日中天,对这样的论武会,他是看不上眼的,每一次都是无人值得他尽力。

皇城有名的天才老早都败在了他的枪下。

但是这一次,主办论武会的人不一样了。

他深深看了一眼南宫绝三个字,手中炽热的真气腾起,将信纸烧成了灰烬。

这一幕幕落在穆婉眼中。

穆婉眼神微微一动,莲步款款走到他的身边问道:

“这个论武会会聚集所有皇城天骄吗?”

“绝大部分。”

她点点头,脸上露出一丝期许之色,嘴角轻扬。

“那正好,我倒是想看看大楚王朝的皇城之中有多少天骄能够入得了我的法眼。”

姜空看了一眼这个女人,亦是付之一笑。

“也好,有你去,这个论武会可能精彩多了。”

秋风吹过步入凋零季节的皇城,殊不知一场暗流正在涌动。

这皇城的天上风云攒动,似乎预兆着什么大事情的到来。

皇城最大的酒楼,此时忙碌的身影不断穿梭着。

一个个平日里平民见不到的珍馐美食部端上了桌。

身着银蟒长袍的南宫绝立于雕栏之前,风吹得他长发飘飘,其模样煞是俊美。

没多久,一个锦衣男子走到他的边上,拱手道:

“小王爷,你的邀请函都已经送出去了。”

南宫绝手中玉扇一挥,面带笑意,刻意问道:

“那一封,也送出去了吗?”

“秉您的吩咐,也送出去了。”

“哈哈,好,现在我真是迫不及待的想看看。

曾经震动皇城的霸枪姜空在他以前手下败将面前受尽屈辱,那模样会是如何的凄惨!”

他大笑着,肆无忌惮,甚是张狂。

这份邀请函是一个解不开的局。

姜空来,他将会狠狠践踏其尊严。

不来,以他现在的境地,南宫绝有资格以挑衅烈王府的理由将之处死!

现在没有人会愿意为废物出头。

进退两难,无法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