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求草莓视频破解下载地址

林夫人看向魏元谌,只见他神情静谧,睡得十分安稳。

初九心中鄙视三爷,这也能睡得着,这样想着挡在魏元谌面前,恐怕林夫人一时气恼拿剑劈了三爷。

“夫人……”初九道,“三爷病重的时候意识模糊,可能……不太知道方才发生了什么。”

初九不敢再多加解释,无论再怎么说,也是他们理亏,他亲眼看到三爷非礼顾大小姐的,人证物证俱在,这案子定死了,没有翻身的可能。

林夫人看向顾明珠,只见顾明珠正将地上的元宵抱起来。

少女的手捋着怀中兔子的毛发,神情懵懂,只是眉宇中仍旧有一丝惊慌,大约再过一会儿应该那点不快也会跟着烟消云散。

宝瞳脸色难看,垂着头向林夫人请罪:“夫人,都是奴婢没有保护好小姐,奴婢有错。”

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林夫人一颗心跳得飞快,仿佛都要从胸口跃出来,自己呵护在手心里的女儿,竟然就被人这样占了便宜。

“先带大小姐出去。”林夫人吩咐宝瞳。

宝瞳应了一声,上前拉着顾明珠的手走了出去。

顾明珠担忧地看了一眼母亲。

本来按计划她会一点点“好起来”,让父亲、母亲自然而然地接受她已经“痊愈”了,谁知道会遇到魏大人,现在又横生枝节……她得仔细思量思量该怎么办。

秀美李宝儿温暖笑容十足迷人

希望母亲不要太生气才好。

林夫人看了一眼床上的魏元谌,方才衣襟散乱的不成样子,还好身边的随从有眼色,立即将被子盖好,否则……真是没眼看。

初九捏着衣角,不知如何是好,想要将三爷晃醒,可现在三爷着实不中用。

林夫人吩咐初九:“你跟我到外面去,我有话问你。”

初九立即应声,临走之前他再次看床上的三爷,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三爷就像是吃了什么灵药,整个人比之刚才竟然好了许多。

林夫人坐在椅子上,顾不得喝茶,目光径直落在初九身上。

初九浑身一凛,不等林夫人询问就开口道:“夫人,我家三爷是魏氏长房三子,今年十九岁,从小聪敏多才,但凡教过三爷的先生无不对他交口称赞,魏家礼数甚严,三爷身边……”

初九扳了扳手指:“从五年前开始,三爷就不让丫鬟近身侍奉了,没有婚约在身,通房丫鬟、妾室就更别提了,与内宅小姐不曾有任何来往,唯一……那就是方才……

三爷方才委实唐突,但绝非那种轻佻之人,夫人可以放心。”

林夫人听着眉头一皱,这小厮怎么说起这些话了,仿佛她有意要打听魏三爷的品性似的。

林夫人没有打断初九的话。

初九接着道:“我家老太太、太太很疼三爷不假,二老爷对三爷也十分维护,但老太太也对三爷要求甚严,若是知晓方才的事,定然不会推脱,一定会负责到底……所以您不用担忧,有什么话可直接与老太太说。

您还有什么要问的,小的都会据实禀告。”

林夫人捏住帕子,她还有什么要问的?她还能问什么?话都被这小厮说完了。

林夫人道:“你家三爷从前也这样?”

初九干脆地摇头:“这是头一回。”他没说假话,他敢拿自己的婚事发誓。

林夫人思量,方才那一幕无论发生在谁家,只怕都要给这两个孩子办婚事了,可他们家不同,不管魏家是什么门第,魏三爷将来有什么前程,她都不会这样就将珠珠嫁了,所以也不必去考虑魏家人的想法。

该怎么办才好?

既然没想过要嫁珠珠,今天这件事最好越少人知晓越好。

林夫人脸沉下来:“方才你看到的事不准说出去。”

初九吞咽一口,想想躺在内室里的三爷,林夫人的意思,是准备不认账……不……放过三爷了?

林夫人脸上带了几分威严:“怎么?你还不答应?今日之事都是因你而起,若你好好在屋子里看护你家三爷,何至于如此?”

初九躬身,硬着头皮:“小的都听夫人的安排。”

林夫人端起茶抿了一口,虽说珠珠被占了便宜,她是又急又气,可是将事情闹大,珠珠更会吃亏,魏三爷还昏睡着,看样子醒来应该也不会记得方才的事,眼下这样处置最稳妥,若是魏三爷想起来,她再另想主意。

林夫人站起身走到窗前。

这两日天气不好,阴阴沉沉,天色渐渐暗了。

林夫人道:“等一会儿趁着天黑,就带你家三爷离开,你家三爷醒了若是忘记了,你也不要提起来。”

初九点头,这不是让他骗三爷吗?他这辈子从来没骗过三爷啊。

“林夫人,”初九哭丧着脸,“三爷不能走动,就算天黑下来,恐怕也走不得。”

就算魏三爷病着不能走路,那也留不得,林夫人道:“我让人准备好车马,装作是我要出门,带着你们先离开这条胡同,趁着没有人注意时再下车……”

初九听得发愣,所以顾家是准备毁灭所有证据了。

明明是件很好的事,可他怎么却觉得三爷很可怜呢?还要装作女眷被送走,这样的做法,就像是被辜负般。

想想方才三爷抱住顾大小姐脸上露出的笑容,那是他多少年没见过的了,之前二老爷还嘱咐他,若是看到三爷对哪位小姐笑,就算扛也得将那位小姐扛到魏家。

当然他不会像二老爷那么不靠谱。

他只会再努力一下,初九咳嗽一声:“林夫人,要不然您再想想别的法子?”

林夫人径直道:“不用想了,就这样办。”

初九强颜欢笑,没办法谁让三爷太不争气呢。

又等了半个时辰,看着天色差不多了林夫人吩咐下人准备车马,又找了个肩舆将魏元谌抬去了后门。

看着那昏睡不醒的魏元谌,林夫人不禁摇头,这还是那个威风凛凛,让人望而生畏的魏大人吗?

眼看着就要将这麻烦送出门,林夫人刚要松口气,顾家管事匆匆忙忙上前禀告:“夫人,林家来人了,车马已经进了胡同,马上就要到门口了。”

林夫人一惊,娘家来人了,她怎么没有事先知晓,恐怕是因为族姐的事。

她立即看向魏元谌,若是被人撞个正着,不知要怎么解释?

若说魏大人是不小心晕厥在顾家的,不知会有几个人相信。

“快,将魏三爷抬回去。”